【美味女友】(01-08,缺03和07)作者:色色

                   美味女友


    排版:tim118
    字数:57822字
    下载次数: 645





                  (1)公车记

      我们准备回去已经很晚了,天以朦胧。车站站满了人,都在等通往市区的公车,我和雪好不容易在候车椅上抢了一习之地,不过只有一个位置,雪只能坐在我腿上了。柔软的娇躯紧靠着我,让我心痒难止,双手不老实的在雪身上摸索,不过公车站人实在太多了,我也不敢玩的太出格,要不然被人看见就麻烦了。而雪见制止不了我,只能娇羞的承受我的撩拨,可又怕被人发现,所以只能在享受一波波的快感的同时,平复自己的呼吸,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      公车终于来了,大家争先恐后的往车上挤,等我和雪回味过来已经落到了最后。

      「大家别挤!大家别挤!慢慢来!」司机见场面比较混乱,出声维持秩序。
      只有二十几个座位的公车上了近五十个乘客,有一半以上的人只能站着,车里非常拥挤。幸亏这是公车,设有专门的扶手,不然哪坐的了这么多人。

      「这么多人啊!要不我们坐下一辆把?」已经有人打退堂鼓了。

      「这是最后一辆车了!如果不坐你们就要在这个景区过夜了。」司机好心的提醒。

      没办法,看着拥挤的人群我和雪尽量的挤到靠窗的一个角落。汽车开动了,受不了车内林立的人墙,我只能搂着雪的腰面向窗外,左手握着扶手。

      随着汽车的移动,摇晃的人群使我有点搂不住雪了,我的右手干脆抚摩起雪。
      看四周没人注意,撩起雪的真丝柔裙,阁着内裤抚摩弹性十足的翘臀。
      经过这几天我不经场合的撩拨、挑逗,雪毫无办法,只回了我一个娇嗔的白眼之后就不再理我,欣赏起外面的景色。

      到下一站天已经有点黑了,没人下车,反而有五、六个人上车,人群又向后移了移,我被挤开了一点,只有半个身体在雪后面了。一个和我穿同色上衣的男人并排站在雪后面,看起来他三十几岁的样子,他好像是刚才上车中的一位。
      车里的乘客基本上都是景区的游客,游玩了一天都昏昏欲睡的样子,做在我们旁边的胖老伯甚至打起了呼噜。

      我突然感觉雪的丰臀上似乎多了一只手,一看尽是我身边的那个男人的。我不由怒得瞪着他。似乎感觉到我眼中的怒意,男人看了看我,又瞥了一眼没什么反映的雪。将他的脑袋靠了过来。

      「喂!老弟!那小妞自己都愿意给我们摸,你反对什么,再说她又不是你老婆,给兄弟我摸两下又能怎么样!」他低声在我耳边道。

      靠!她不是我老婆!可她是我女友!可我不敢说,现在车里比较安静,万一弄出动静来可怎么收场。

      「我说老兄!她可是我先碰上的,总有个先来后到把!」我也只好冒充一下公车狼了。

      「靠!又不是上她!一个人摸和两个人摸有什么不一样。」

      我彻底无语了!怎么办?就这样给他摸吗?

      就在我举棋不定的时候,男人的手已经绕到了雪的前面,明显在摸她小腹,我的手也赶紧跟了过去。果然,男人的手正在雪的小腹上轻柔地滑动,正阁着内裤在研磨着雪的阴部。

      摸着摸着,男人的手顺势钻进了雪的内裤里。靠!他竟然摸到里面去了!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大手整个盖在了雪的阴部上,正尽情的抚摩。雪不安的扭动了几下,突然回过头来!

      雪咬着下唇,羞嗔瞪了我一眼就回过头去了。她肯定以为是我在摸她。
      男人的手忽然向下一沉,竟将雪的内裤压了下去,雪竟然还配合的扭动了两下,现在整条内裤都快压到膝盖上了,而现在裙子由于我们两只手的缘故高高撩起,雪白的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中了。幸亏后面我们两个人挡着,别人都看不见。
      坏了!坏了!现在怎么办!如果我现在出声制止,肯定会引来别人注意,雪现在这个样子非暴光不可。靠!都怪我!要不是我为了刺激经常在公共场合撩拨、挑逗她,依她以前靦腆怕羞的性格早就拒绝我了。

      我忽然又觉得雪有点不正常,她好像在抖,不会是……我摸索着靠近雪的阴部,手上传来粘稠的感觉,这不知道是刚才我在车站的战功,还是男人魔手的战果。碰触中,我感觉男人的手指正在挖扣她的穴口,他的手指上沾满了粘稠滑腻的液体。

      男人的中指在沾满足够的液体后,微微弯曲手指,向花茎深处挤,随着他的动作,雪身体都蹦直了。

      男人的脸上满是舒爽享受的表情,看我又在看他,男人又靠过来,低声对我说:「靠!真是爽死了!又柔又滑!好紧啊!我敢肯定!这个小妞肯定刚刚破处!
      肯定不会满一个月!靠!刚嚐过滋味就这么淫了!放心!我不会忘了老弟的!现在还早,到市区起码要一个小时,等我爽完了换你!呵呵!「

      到话说完,整只手指都已经挤进去了,稍微适应了一下里面紧狭的感觉,男人就开始活动了,一下一下的慢慢抽动,每一下挺进,雪的身体都会不自觉的颤抖一下,现在我不用手去感觉,都知道男人在干什么了。

      靠!在雪的小穴里面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啊!还用你教我!

      看着女友在自己前面被别人的手指奸淫,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虽然我喜欢看《凌辱女友》这样的小说,也经常幻想自己女友被别人奸淫那种场景,可一旦真的遇到了这种情况,如果只有兴奋,只有欲火那是不可能的,虽然我现在也有一点点兴奋,但最多的,还是担心、愤怒还有不甘,虽然他只是用手指奸淫。
      等等!手指!对啊!只是用手指!又不是用真傢伙!应该不算是奸淫把,最多只能算是被吃豆腐了!

      想到这,我的心好受了一点,怒火也平息不少,如果他只是这样摸摸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,反正雪也不知道,她还以为是我在弄她。

      喜欢玩刺激的我,现在反而没有了不快,一种异样的快感不断攀升。

      我带着一点点害怕,一丝兴奋终于收回了我的右手。

      我一收回,男人就有了更多的空间,他一边继续抽弄,另一只手撩起裙子伸进裙角抚摩雪的粉背。

      每次抽动都伴随着「滋……滋……」的轻响,雪还配合微微分开双腿方便手指的出入,随着男人的进攻,雪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她只能无力的扶着窗边的扶手。

      外面已经全黑了,司机为了看清前面的路,没开车内的灯,车厢里一片阴暗,车外路灯偶尔照进来的灯光成了车内唯一的光源,角落里的春色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,运动产生的水声也被汽车的马达声所掩盖。

      男人几乎已经贴在雪的背上了,他把坚挺的帐篷顶在雪柔软的臀沟上,阁着裤子对雪做着猥琐的动作。

      我稍微向前倾斜,察看前面的战况,男人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穿过雪的下腋,攀上了玉峰,胸前不断鼓胀变形的衣服,让我遐想连连。左手抽插的速度已经快了很多,这么近的距离甚至可以听见隐约发出的「噗嗤……噗嗤……」的水声。
      可能是因为在身边有这么多人,怕被别人发现,雪羞的脑袋后仰紧闭着双眼,正极力忍受着「我」的侵袭带来的阵阵快感,口鼻中传出阵阵压隐的娇喘。
      美丽的女友正在自己触手可集的地方被别人玩弄、挑逗,还是在这种场合里,让我的欲火不断攀升,鼓胀的异常难受,可惜整个身体都被男人佔据了,我怕再多一只手的话会被雪发现异常,到时候恐怕……被他三路夹攻了十几分锺,我就发现雪不行了,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,小脸红的几乎滴出血来,整个身体完全挂在身后的男人身上。

      「啊……呜……」雪的原本软绵绵身体突然绷起,僵硬了好一会又软绵绵的挂在男人的怀里。

      突然冒出的声音虽然已经被雪极力压制,但还是引起了前座两位MM的注意,回过头来看见两具紧贴的身体,还有雪高潮之后鲜红的小脸,她们就什么都明白了。急忙害羞的回过身去。

      回味在高潮余韵中的雪早以不知云里雾里,男人乘机褪下了她的内裤,还把她的胸衣也脱了下来塞进自己口袋。

      不会把!雪除了内衣裤和这件淡紫色的连衣裙可什么都没穿,现在连衣裙下面岂不是光光的!这么薄丝制的衣裙和没穿有什么区别!!

      男人又继续抚慰了雪一会,可能是雪的身体下坠的太厉害,他把雪身体稍微托起了一点。

      我忽然发现前排的一个漂亮MM正在偷看,她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,脸上尽是兴奋和好奇的神色,遇到我火辣辣充满欲望的眼神,马上害怕的回过头去,再也不敢偷看了。

      我再次把目光移到雪的身上,没有了胸衣,衬托出她完美的玉乳,尖挺的乳尖顶在薄薄的衣服上,这么近的距离,我可以看见若隐若显乳峰,只是由于衣服颜色的关系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
      现在雪的嘴张这么大干什么吗?紧闭着双眼,小脑袋极力后仰,好想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似的。

      仔细一看,我可吓的不轻。

      原来刚才我在注意小MM的时候,男人拉开了裤裆的拉练,再微微托起雪的身体,摸索着对准了雪的蜜穴,依靠雪的身体自重慢慢推进,而早已润滑无比的花茎早以毫无阻力,慢慢吞没着他的阳具。

      男人享受着进入带来的紧狭温暖感觉,酥爽的他眯起了双眼。

      他胆子也太大了!竟然在公车上对不认识的美女玩真傢伙!还是在身边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。

      如果他只是用手弄弄也就罢了!真刀实枪的干怎么可以,雪毕竟是我女友,最重要的还是——今天她不安全!要是……不敢想像!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日期特殊的话,我倒是还有可能会放任一会,毕竟先前都已经被他玩弄了那么久了。
      我愣神的一会工夫,男人压着雪的身体往下一用力,传来「滋」的一响和两人闷沉的呻吟,看来已经尽根没入,顶到了最深处。

      我已经没有太多时间,凑到男人耳边说道:「我说老兄,是不是该我了!你都爽了这么久了。」我不敢直间制止他,怕弄巧成拙。

      「没看我正爽着呢!等等先!再等我爽一下让你来!」男人不耐烦的一边对我说道,一边尝试着抽插了两下,虽然已经有足够的液体润滑,但行动的异常辛苦,强烈的刺激使两人都爽到了极点。

      眼看着男人已经适应了紧狭的环境,开始缓慢而有力抽插起来,「滋滋」的水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,而雪以为一直是我在弄,一副又爽又刺激的表情,我不由的急了起来。

      「她可是我先遇到的!你可别做得太绝!」

      见我眼红的样子(其实是愤怒),他可能怕坏事,可又有点不甘心,用力的狠插了数下,将雪再次推上了高潮,才一忧未尽的退出雪的身体。退出的瞬间我看见了那黝黑坚挺阳具上沾满的晶莹剔透液体,甚至还有一丝晶莹的细线连接着雪的蜜穴。

      如此淫猥的场面,让我的欲火再度高涨。

      男人不甘心的把雪交给了我,放手前还用力揉捏了一把雪的乳房。

      可能是再度高潮的冲击,使雪的脑袋一片空白,我们直接换人一点没有引起她的注意。

      接过雪我就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到她下体,光溜的下体沾满粘稠滑腻的液体,将手指伸进花茎沾满足够的液体,我拿到眼前发现没有男人的精液才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没有遇到担心的事,我才有了玩乐的心情,没有带胸衣雪的乳房摸起来好像什么也没穿一样,花茎中的褶皱吸吮着我的手指,我最喜欢这种温暖、柔滑又紧狭的感觉了。

      「雪!」我朝雪的耳垂吐了口热气。

      「呐?」雪还是密迷糊糊的。

      「刚才感觉怎么样?」

      「嗯!」

      「还想不想要?」

      「嗯。」

      「那……以后出来玩不准你穿内衣裤!你看这样多舒服。」说着左手摸了摸光溜溜的身体。

      「讨厌!」

      「好不好么?」

      「不……啊……」

      右手中指在花茎中一阵搅动,将雪的那个「是」字打断。

      「好不好啊?你再说不好,我就让你等一下没力气走路!呵呵!」同时手指在湿润的花茎中不停的进进出出。

      「……」雪只有不停喘息的份。

      「不说我当你答应咯!不过就算你答应……你今天也别想有力气走路!呵呵」
      「坏……蛋……」由于我的进攻,雪半天才蹦出两个字。

      柔软充满弹性的粉臀顶的我下身有一种将要爆炸的感觉,我快速的拉开我的拉链,获得释放的阳具「啪」的一声弹在湿润的臀沟上,然后学着那个男人将雪托起,摸索着对准蜜穴,然后慢慢松开雪,由于已经泄两次,雪的小穴异常湿润滑腻,龟头很容易就挤了进去。

      「别……别闹了……明……会被人……看……看见的……」

      将雪的身体一压,我臀部一顶,「滋」的一下,我的整根阳具都进去了,紧狭温暖的感觉差点就让我当场射了出来,最要命的是雪的小穴还没高潮中回味过来,任蠕动吸吮着我的阳具。

      「哇……别吵!哦……再吵让别的男人也来摸摸你的小穴!」我爽的不敢再运动。

      「你……你敢!」雪怕羞的再次闭上双眼。

      「那……那如果……想刚才那样情况……真的有别的男人来玩弄你,你会怎么样?」我婉转的套着她的话。

      「我……」明显的,我感受到雪的小穴又开始收缩蠕动。

      「怎么?很兴奋吗?是不是想像别的男人弄你的情形,你很兴奋啊?」
      「……」

      「快!快说实话!没关系的,你说好了!又不是真的让你给别人弄,那样我才舍不得呢!」我一边说一边开始缓慢的抽动,有大量液体的润滑,行动的不太困难,就是雪夹的太紧了,可能是因为在有这么多人,又偷偷摸摸的情况下。
      「有……有点……」

      我感觉花茎中的嫩肉又紧了一分。

      「那下次我们再坐这种车,你不准穿内衣裤,我让别人来摸摸你!呵呵!」
      每次慢抽深插都顶到最深处,带出大量液体,顺着雪大腿内侧往下流。
      「你……你敢……敢……」

      雪已经快说不出话来,肉壁开始剧烈的蠕动、收缩着,她又不行了!我又狠抽了几下,然后后腰一用力,「滋」的一声将阳具顶到最深处,龟头紧紧馅在软肉上。

      「啊……」热浪喷洒而出,全部浇在我的龟头上,再次差点让我缴械。
      已经第三次高潮雪差点喊出声来,幸亏我见机得早,用嘴把她的声音堵了回去,舌头乘机溜了进去。

      因为我没射掉,阳具仍然坚挺着顶在深处,而她的肉壁也紧裹我,这可害苦而雪,淫液全部胀在下体中没法溢出。

      稍微适应了一下雪高潮带给我的快感,我就再度动了起来。

      「舒服吗?你怎么这么动情?这种场合做是不是很刺激啊?可惜没人看见。」
      其实雪不知道,起码有两个人在看着这场活春宫!

      「……」

      雪在我的言论总结加实际行动的双夹攻之下,雪再次动情起来,扭动着身躯迎合我。

      「好刺激!我们是不是真的找个机会……」

      「什……什么?……」

      「我说……我们是不是真的找个机会……让你试试……让别人摸摸……是什么感觉……像今天这样的环境……肯定很刺激!……呵呵……」

      「不……你……你这个疯子!」虽然雪坚决反对,可她的身体异常兴奋。
      「呵呵……又不是真的让你做!开开玩笑吗!我才不舍得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被人碰呢」

      「哼!」

      在我十几分锺的努力下,雪的深处再次变的滚烫,紧紧的裹着我开始吸吮。
      我的腰股间一阵酸麻,最后关头我显然有点失控,奋力地抽插着,发出「滋滋」

      的水声,如果不是有裤子隔着,我想股肉相击的声音一定不会小。

      用力将阳具向上顶,研磨几下之后,滚烫的洪水决堤而出,和雪一起攀上顶峰。

      有了上次雪高潮的前例,在快要射出之前我就吻住了她的小嘴,舌头伸进去尽情的品嚐着玉津,我们忘情地热吻,回味高潮的余韵。

      直到下车前一分锺我的小弟弟都是在温热的蜜穴中渡过的,期间那个男人还想再度接手,被我狠瞪了一个白眼才打消念头。

      当他看到我和雪手挽着手下车的时候,满脸的不可思议,还有一点点侥倖和兴奋。

                  (2)色表叔

      路上小雪总是埋怨我胡闹,还想跟我要回她的小裤裤,可我哪里去给她拿她弄啊,她的内裤还在那个中年人手里呢,所以只能推说被我丢了,小雪见实在拿不回去也没办法,只能红着脸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    和小雪走走闹闹的,走了好一会才回到杨月她们主处。我按响了门铃,出来开门的是夜。

      「你们回来拉!累了吧?快进来快进来,休息一下马上可以吃饭了。」说完拉开门让在一边。

      「是啊!累死我了。」我率先走进屋里。

      进门的一刹间,我眼睛的余光忽然发现夜的表情有点怪怪的,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身后,呼吸都好像变粗了好多,奇怪!我身后有什么吗?好像就小雪一个人啊?

      我突然想到了,小雪现在除了一件薄薄的连衣丝裙可是什么都没穿,外面黑,刚才站在门外还看不见什么,可一进屋,在白炽灯光的照射下,夜肯定能看见小雪丝裙下的玉乳。虽然穿的衣裙是紫色的,就算室内灯光再亮不仔细看也看不清楚,可夜是站在门边的,这么近的距离,肯定可以模糊的看见她那完美无暇的玉乳的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我急忙打消了回头看看究竟的念头,我真要回头了还不尴尬死,大家都怎么下台啊!

      我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,小雪脸红彤彤的紧靠着我在我左边坐下,看见夜刚才的猪哥像她就知道自己的尴尬被他看见了,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好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    夜好像随意的坐下和我们一起看电视,却坐在我们右侧的沙发上。这样,他尽量的找话题和我闲聊,每次和我说话,都好像是在回过头看着我,不过我知道他看的其实是小雪,是在看小雪若隐若现的玉体。

      小雪被夜有如实质的眼神看的全身发软,正当她要出言提醒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      「夜快去看看,是你表叔来了吗?」月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体来。

      「哦!哦!」夜正被小雪若隐若显的玉体弄的魂不守舍,被月的话惊醒,马上起来开门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      「小叔,你怎么才来啊!看你,还买什么东西啊,来我这里你还客气什么。」
      夜开门让进一个男人。

      「我表叔!」夜对我们指了指身后的男人,又指着我们对身后的人道:「这是我朋友明,这是我小姨子,也是他女朋友。」

      等我看清那人的模样,我一下愣住了,脑子一阵发晕。

      靠!竟然是公车上那个男人!他看见我也是一愣,但马上又恢复正常神色。
      「怎么?你们认识吗?」夜看见我的表情有点奇怪,就问我。

      「哦!不认识,刚才公共汽车上好像看见过,原来是表叔啊!」我急忙站起来打招呼,掩饰忽然的惊慌。

      「怎么有看见你了,我还正奇怪呢,呵呵,原来是自家人。」表叔跟我握了握手,趁大家没注意,竟然还神秘的冲我笑了笑。

      「表叔好!」小雪也打了个招呼。

      「嗯!」表叔随便应了一声,眼睛却不露痕迹的将小雪的身体扫个遍。跟大家瞎掰了一会之后,还坐在小雪身边的位置上和她聊了起来,而小雪根本不知道他刚刚还在公车上玩弄过自己,毫不知情的跟他聊了起来。

      小雪在被他们的目光无形的轮奸,我既然有点兴奋,但心里不是个滋味,何况其中一个差点还上了小雪,想打断他们之间的对话,无奈夜老是找话题跟我聊着,眼睛还猛吃小雪的豆腐,使我无暇顾及其他。

      我有点尿急,跑了趟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小雪弯腰弓起身体拿前面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,表叔连忙装做拿茶几上的水果,手臂从小雪的胸前穿过,拿到之后故意一个高抬,手背在小雪高耸的乳房上一擦而过。

      「哦……」

      小雪充血鼓胀的乳尖被他阁着衣服一拨,身体一阵酥麻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夜则借机双手一托她的细腰将小雪扶牢。

      「你没事吧?」

      「没……没事……」小雪的腰被他的大手一握,浑身无力一下瘫坐在沙发上。
      夜还有点舍不得放手,但被小雪一个后坐给挣脱了,就不好再去搂她,顺势坐在了我原来的座位上,两人将小雪夹在中间。

      由于洗手间在沙发的背边,刚才发生的事被我全看在眼里,而他们三个人却不知道我全看在眼里。

      靠!这两个老色狼好大的胆子,竟然客厅里挑逗我女朋友,再不过去还了得。
      我先回到洗手间故意弄出点声响,然后装作刚出来的样子,回到座位上,他们脸上没有任何的异样,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,当然除了小雪绯红的小脸。
      马上开饭了,可能由于月在的缘故,夜还算老实,倒是表叔的贼眼仍有点不老实。

      饭后本来想找点节目,但小雪说累了想早点休息,聊了会天就准备洗澡睡觉了。其他的人也就没有安排其他节目,都去休息了。

      欲火憋了几个小时,免不了的又和小雪来了一场大战,进房之前我还有意的没将门锁死,留下一条细缝,我看见夜的那个表叔那副色样我就有气,奶奶的!
      我就让他看!眼馋死他!看他长不长鸡眼!

      换着花样的用着各种肢势,我连续在小雪体内连射了两次,小雪更不行,连连攀上高潮,不停的向我讨饶,我才满足的沉睡过去。

      半夜迷迷忽忽醒来,有点尿急想去洗手间,本想起来,可感觉有点奇怪,睁开朦胧的双眼仔细一看,我的睡意一下就没有了。

      我只看见有个人影在我们床边,正弯腰低头摸索着什么,不会是小偷吧?可屋里有这么多人在啊!不至于吧?

      我又仔细一看,乖乖!可不得了!这哪是小偷啊!这明明是夜的表叔么!他正弯腰伏轻在小雪的身上,逗弄这小雪的双乳,一只手轻轻的揉弄乳尖的凸起,还用舌头舔弄着另一个乳头。

      小雪睡的很沉,上身完全赤裸着,薄薄的被单只盖住她的小腹以下,对表叔的拂弄她一点都没有反应,看来是下午刺激行动的后遗症,一时她恐怕是不会醒。
      女友就在我眼前被别人拂弄,我又是兴奋,又是害怕,害怕小雪突然醒来,到时候不好处理,又害怕表叔做得太过份。我虽然看女友被别人玩弄会很兴奋,但真要是被别人上还有点不舍。

      这时表叔突然抬起头,向我这边看了看,我当时根本没有什么准备,愣住了,正要说什么,却看见表叔又继续低下头,好像根本没看见我一样。

      难道他真的没看见我?我想应该是的,我醒了连动都没动过,又睡在窗户底下背光的地方,他对着光应该看不清楚的。

      定下心来我又看朝那边看去,表叔他在颤抖,我看见他激动的双手都有点僵硬,看来他也是第一次搞偷窥。

      不管了!量他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,我平常看「胡作非」的小说都看出瘾来了,今天好不容易有亲身体验的机会,我也要试试凌辱女友的乐趣,大不了关键时候出来制止表叔就是。

      一有了决断,心马上定了下来,仔细的观看起眼前的春色,幸亏我侧对着他们,看起来一点都不费劲,加上窗外的月光照射,全部的过程我都可以清楚的看见。

      经过表叔的不停挑逗,小雪虽然没有一点要醒的迹象,但也慢慢有了生理反应,本来就坚挺的玉乳变的更加尖挺,乳尖慢慢鼓胀起来,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,还若有若无的发出咿呀的梦吟声。

      表叔对小雪的玉乳又吮又舔,将她的乳房都弄的湿答答的满是口水,在月光下显出晶莹的光泽,看上去是那么的淫猥。

      表叔转移了战略目标,左手已经放弃玉女高地,向下慢慢游去,嘴巴也换了一个攻击目标,空出来的高地由右手接管。左手抚摩着钻进被单下面,隆起的被单可以让我准确的知道它的活动位置。

      很快,左手就找到了目标,起初只是在小雪的小腹游荡,慢慢的被单的突起移到了关键部位,我看见被单凸起的部位变成了前后移动,是表叔摸到小雪的阴部了把,看动作是在摸小雪的阴唇。

      这一切看的我口干舌燥,裤裆里早就顶起了大帐篷,可又怕被表叔发现我已经醒了,不敢乱动,就连眼睛也只能半迷着看。

      就在我分心的时候,表叔左手微微隆起,又缓缓下沉,而此时小雪的身体正不自然的扭动着,还有那梦吟般的娇喘,这说明表叔的手指已经进入小雪的花径了。

      前后动作变成了上下运动,一突一突的被单下传出轻微的水声,表叔的动作并不快,应该说是很慢,非常的轻柔,被单每一次的下陷,都使小雪的娇躯发生着颤抖,双腿胡乱的躁动,像要把什么夹住似的。

      表叔显得异常兴奋,他的帐篷早已顶的老高,看顶起的尺度,里面的傢伙一定不小。

      随着不停的被顶起、再下落,遮在小雪下身的被单早就滑落到了一边,我清楚的看到退出的手指上粘满晶莹的液体,不知道是我先前射在小雪体内的精液,还是小雪的体液,我想应该是小雪的体液把,她平常就是那么敏感,现在她虽然睡着了,但生理本能任在,被表叔撩拨了那么久,早该氾滥了。

  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,表叔的裤头已经不在了,露出丑陋的阴茎。当然,这个我并没有看到。

      我的注意力全被表叔的挑逗手法吸引住了,他的双手不停的在小雪身上两个敏感位置拂弄,嘴巴放弃了那个已被他吸吮的通红玉乳,向下游去,亲吻着小雪平坦的小腹,柔柔的阴毛,又伸出舌尖舔食花瓣上的玉露。

      表叔的动作越来越大了,真怕把小雪弄醒,到时候不但不好收拾,我就没得欣赏了。当然这时候就算我想让表叔停下来估计也不好处理。

      表叔嚐够了玉液,目标再度上移,舌头滑过小腹,乳沟,又等上玉峰。
      由于我睡的位置和他们非常近,表叔再次向上靠上来,使我异常紧张,半迷着眼睛不敢细看,怕太过明显让他发现。除了上半身看的还比较仔细,下半身的动作我基本上已经不敢细看了。不过从小雪的玉体不断加剧的颤动来看,表叔的左手在小雪的体内的运动加快了好多。

      靠!他不怕把小雪弄醒吗!弄醒就没的玩了!

      暗自抗议的我并没有发现,此时表叔已经不再是站在床边了,他已经跨上了床,半躺在小雪的身边了。

      而后左膝又小心的分开小雪的双腿,就这样支撑着,半趴的挂在小雪的身上。
      外面的天不知怎么黑了下来,本就光线不足的小房间里,突然失去了光源,一下变的伸手不见五指,我只能根据声音,来幻想他们的行动了。

      我只能看见两个模糊的黑影在我眼前蠕动,黑影的上半部份,时常冒出很轻的吱……吱……的响声,那应该是表叔在吸吮小雪的玉乳吧?

      黑影的下半部份也有『滋……滋……』的声音,这个声音比较响,时间间隔比较匀称,而且每次响的时候,小雪总是会发出呻吟。不用说这肯定是表叔手指抽插小雪花径的声音了。

      就在屋里暗下来的一刹,黑影的下半部份的响声忽然停了,模糊间我好像看见黑影变高了,等了一会又矮了下来。其实天黑下来到现在只是一刹间,我写着好像很常时间似的,实际上可能一秒种都不到,所以当时我根本也没怎么注意,更没细想。

      黑影矮下来的非常缓慢,先是忽高忽低的,之后又是一矮,过了好一会才继续有声音传来,这时黑影下半部份的声音变的粗重了很多,原来只是『滋……滋……』的声音,现在变的噗嗤……噗嗤……的。

      小雪梦呓般的喘息声也变成了伊伊啊啊的呻吟,还有表叔喘气的声音。
      这老傢伙还喘上了!不会是这么一刺激心脏病发了吧?

      我有点疑惑,这时候老天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,竟然有亮了一下,我称这难得的亮光一细看,天……!!

      我看到表叔他四肢撑在小雪的身边,低着头,将玉乳含在口中吸吮,臀部还不停的挺动着,每次挺进都让小雪一阵颤抖,而每次褪出都带出大量的液体,发出噗嗤……噗嗤……的水声。可能怕弄醒小雪,他不敢趴在她身上,只用四肢支撑着,悬挂在半空,只有阴茎接触到小雪的身体,抽插的还非常小心,非常轻柔。
      马上天又黑了下来,比刚才更黑了,好像知道感觉到我心中的灰暗和寒冷。
      我大脑一阵轰鸣,正想起来阻止表叔进一步的行动。

      这时小雪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、抽搐。

      「啊……喔……呜……明……明哥!别……别闹,人家……人家在睡觉,你……喔……」

      就在这个时候小雪她醒了,还是被表叔干上高潮后惊醒的,甚至把身上的表叔当成了她的男友——我!

      表叔估计也吓的不轻,差点让他精门失守,吓的他停止了运动,听到小雪的话语,他知道小雪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在享受了一会高潮后滚烫的娇娶深处带给他的快感。表叔又开始动了起来,不过他小心了很多,不敢把头抬起来,埋头品嚐玉乳。

      高潮过后雪的花径滑润了很多,不过也紧狭了很多,特别是还在蠕动的褶皱,让表叔爽到了极点。

     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,不知如何是好,出声阻止把,那小雪就知道在她身上开垦的是表叔了,不知道会怎么样,估计小雪会反抗,不管小雪是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,毕竟我就在旁边吗!这样的话事情肯定会闹大的。

      不阻止把,可小雪毕竟是我的女朋友,如果是她胞姐杨月倒还好,让别人上了就上了,又不是我女朋友。让表叔在她身上为所欲为,邂意玩弄,我怎么能接受的了。

      我心里乱成一团,无法决断,但表叔他反而没有了顾忌,索性扶着小雪的腰挺动起来,噗嗤……噗嗤……的水声不断钻进我的耳朵。

      「噢……明……让人家休息……休息一下么……喔……好胀……噢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」

      虽然有了大量液体的润滑,但小雪的花径本来就紧狭,充血的大阳具进出仍然非常费力,表叔只能一深一浅慢慢抽插。

      没过多久雪就很快就从高潮中回过味来,搂着「男友」的背脊,配合的迎合、套弄着。

      即以成事实,那还有什么好后悔的呢!就算现在他们停止了,他们做爱过的事实也无法改变了。索性让他们玩个够把!

      表叔没有说话,只是埋头苦干,喘着粗气,每次进入都将阳具顶到花芯深处,挤出大量的液体。

      小雪只剩喘气的份,哪里还有力气顾及其他,就连月光再照射进来,也没有注意到身边还有一个人。

      这样猥琐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,特别是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女友,黝黑的大阳具在她的蜜穴里进进出出,「噗嗤、噗嗤」的水花四溅,我的欲火升到顶点,凌辱女友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  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在睡过去之前,我只记得小雪被再次干上了高潮,同时表叔也到了顶点,全部射在里面。

    [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  春梦遗忘 金币 +20 回复,红心双过百!这是奖励!  
    春梦遗忘 贡献 +2 回复,红心双过百!这是奖励!